高云翔无罪!听他的代理律师和澳洲律师怎么说
本文摘要:采写:新京报记者 张赫 拉锯近两年的高云翔涉性侵一案终于出结果了! 据澳洲媒体 3 月 19 日报道,历时近两年的高云翔涉性侵案终于宣判。陪审团经过两日的讨论,认为高云翔性侵案里两位嫌疑人高云翔、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。 据悉,法官当庭宣判高云翔、王晶所

采写:新京报记者 张赫

拉锯近两年的高云翔涉性侵一案终于出结果了!

据澳洲媒体 3 月 19 日报道,历时近两年的高云翔涉性侵案终于宣判。陪审团经过两日的讨论,认为高云翔性侵案里两位嫌疑人高云翔、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。

据悉,法官当庭宣判高云翔、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时,高云翔双手合十,放在胸前,二人深深向陪审团鞠了一躬。

网上曝光了一则高云翔出庭的视频,有人问高云翔对庭审结果怎么看,高云翔先是摇头,走远后回头面对记者采访喊出一句 "bullshit"。
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澳洲华人律师行 AHL 法律沈寒冰律师,律师透露:

高云翔并非澳大利亚公民,他的刑事审判签证在案件结束之后,也将不日过期,因此严格意义上,他应当尽快返回中国,或通过他国签证前往第三国。

据沈寒冰律师表示,高云翔是以 "Criminal Justice visa"(刑事审判签证)在澳大利亚逗留。而该签证的延续期与案件审理期同步;在案件结束后,该签证便将不日过期。通常签证会规定持有人在合理时间必须离开澳大利亚。

"就目前情况而言,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航班还没有关闭,且澳大利亚总理只是说澳洲公民不要离开本国。高云翔并非澳洲公民,且案件已经结束,因此理论上讲,他应该是立刻离境的。他唯一可以周旋的原因,也只是机票没有买到,行李还没有收拾好,能不能多待一段时间。但通常最多也就延长 3-5 天。"

当地时间 3 月 17 日,高云翔现身澳洲法院。

【对话澳洲华人律师】

新京报:高云翔、王晶被判无罪释放,这个结果是预料当中吗?

沈寒冰:没有出乎意料,司空见惯。坦率地讲,澳大利亚的家庭法里,对女性的保护是比较凸显的;但是在性侵案件当中,特别是熟人性侵案里,受害人其实处于弱势。特别是在被告有资源请到优秀的大律师时,天平的倾斜更加变得明显,这一点我们不容置疑。高云翔、王晶的律师团级别非常高,其中一位是英皇御用的大律师,庭审经验非常丰富,能力也相当出色。就目前这个案件呈现的证据和证词而言,如果我坐在陪审团上,抛开一切,很公平的看这个案子,我这一票应该也会投无罪。新京报:此前第一任陪审团在终审时焦灼地探讨了五天,都没有达成一致。第二任陪审团为何一天半就做出了一致判决?

沈寒冰:以我的经验,这次疫情对很多人都造成了一定压力,之前我们就预想到这次判决会非常快。由于整个大环境,大家已经都没有心思坐在法庭里认真看、认真听,或者更热烈的讨论了。

由于英美法系的诉讼特点,需要让陪审团成员来做决定,所以很多诉讼在某种程度而言,我们经常会说是 " 天意 "。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资深澳洲律师,到了职业生涯的末尾,都会坦率承认这件事。所以当下这个案子结束如此之快,疫情肯定是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。如果没有疫情,陪审团可能会商议的时间更长。

 

新京报:在最后一次法官总结梳理指控的庭审记录中,法官提出法律上规定为 " 蓄意触碰女当事人的胸部 ",即便最轻的碰也构成蓄意触碰;以及关于女当事人 " 是否允许 ",法官强调同意可以是口头上的,也可以是行为上的。女当事人不用表现出 " 咬人 " 或者 " 尖叫 " 等行为才证明其不同意等等。很多网友曾猜测主审法官或者案件结果会偏向女方。

沈寒冰:陪审团的决定是很难控制的。他们并没有专业法律知识只是普通平民,他们对这个案件的认知只能通过控辩双方的展示来做决定。所以澳洲的诉讼律师经常会说,诉讼结果非常难控制,因为陪审团 12 个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抑或他们是否存在偏见。